http://www.ohanagates.com

什么是工业互联网?青岛为什么要“押宝”工业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倒逼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加速重构,带状产业链、供应链的断裂,倒逼市场提前接纳以网状生态为特点的工业互联网。

  一个新的分水岭到来了,在以电子商务、智能搜索、门户网站(客户端)等为代表的商业互联网起飞20年后,工业互联网的大幕拉开了。

  工业互联网是全球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感应技术以及互联网连接融合的结果。工业互联网通过智能机器间的连接并最终将人机连接,结合软件和大数据分析,重构全球工业、激发生产力,让世界更美好、更快速、更安全、更清洁且更经济。

  如果说新基建是路,那么跑在这条路上的车就是工业互联网。商业互联网深刻改变了人们的消费习惯和营销体系,但对整个工业生产的产业链、供应链影响有限。工业生产从原料采购、产品设计到生产加工的基本流程,与几十年前并没有本质区别。而工业互联网的变革对象,正是产业链、供应链,就如同商业互联网重塑了商业形态,工业互联网将重塑工业形态。

  因为工业互联网的市场潜力完全不亚于已经深刻改变人们生活的商业互联网。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测算,2017年中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按照18%的年平均复合增长率来算,预计2020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

  商业互联网的巨大产值,已经证明了这种针对生产关系的平台型技术革命能够带来多么惊人的带动力,直接带动了许多城市的突飞猛进。

  例如阿里巴巴,2019年营收3768亿元,杭州正是在阿里系带动下,成为国内互联网高地;腾讯2019年营收3126亿元,更成为深圳一系列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平台温床;即便在BAT中渐落下风的百度,2019年营收也达到1074亿元,依然是北京重要的互联网核心竞争力之一。

  当初包括整个青岛在内的山东,完整错过了商业互联网20年的发展机遇期,这是一个多种因素叠加造成的遗憾。其中不得不承认的是,以大型国企为主体的企业结构,以重资产制造业、能源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造成了包括山东在内的许多北方省份船大难掉头、与大众消费市场有隔阂的短板,在商业互联网的发展中,先天不如中小型民企、轻工业为主体的经济结构。

  工业互联网不同,它瞄准的是变革工业生产领域的生产关系,它更侧重于工业而不是互联网。最关键的是这个领域里,大家基本都处于同一起跑线,高地尚未形成,青岛机会巨大。

  首先,青岛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雄厚的工业基础,31个制造业大类齐全,在全国都不多见。

  工业互联网瞄准的是工业生产领域的产业链、供应链,这当中牵扯到众多纷繁复杂、纠缠难解的细节问题、流程问题、成本问题、谈判问题……所涉及到的原料价格、采购渠道、产能爬坡、成本控制、工人管理等等一系列环节,都是工业互联网可以大显身手的应用场景。而缺乏场景进行实验认证,正是工业互联网当下发展的痛点之一。

  此外,工业互联网到底怎么用在这些场景里?这既需要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支撑,也需要对工业生产中痛点所在的精准把握——懂互联网更得懂工业。在青岛,以五朵金花为代表的龙头企业,在几十年的市场磨练中,对于工业、对于制造的理解自然非比寻常,工业互联网应该在哪些环节发力,没人比“老工业”们更清楚。

  2019年6月,青岛提出加快发展5G商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

  2019年12月18日,青岛市城市建设重点项目推进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提出,用新一代基础设施支撑新兴产业突破;

  2019年12月31日,青岛市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速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率先推出市场化运作的5G基站共建共享共用新模式;

  2020年1月13日,青岛公布144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其中新基建项目达20个,总投资632亿元。

  2019年9月20日,海尔正式发布COSMOPlat,中文名称“卡奥斯”,它是海尔推出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居国家级10大跨行业、跨领域“双跨”平台名单首位,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汇聚了3.4亿用户、4.3万家企业和390多万家生态资源。

  以卡奥斯为代表的工业互联网,是由传统的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是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的转型。并且,这是用户深度参与企业全周期全流程,零距离互联互通,以创造用户终身价值的智能制造模式。从卡奥斯的运营经验来看,这种模式主要体现在互联工厂的三联三化:三联——联工厂全要素、联网器、联全流程;三化——柔性化、数字化、智能化。

  在许多人看来,具有制造业基础的青岛,是工业互联网所需的绝佳场景。不过,青岛要发展工业互联网,除了布局新基建、发展新技术之外,在工业这个本行上也需要进一步的优化升级,才能为工业互联网串联供需两端、连接上下游首尾提供最“舒适”的产业温床。

  从中小企业自身困局来说,很多从事传统产业的中小企业转型困难;从整体产业生态来说,产业链不齐全,上下游企业形不成协同。作为青岛的“王牌”,家电产业的本地配套率仅有40%,而合肥能达到70%。问题在哪?核心就是产业生态打造不到位,包括土地、资源、人才、日常生活等,各领域往往都是各行其是,搞人才的、搞创新的、搞产业的,相互之间没有很好地互动。

  而具体到操作层面,对平台的打造、对龙头企业重视不够。例如怎么尽快向工业互联网开放青岛的全部应用场景,怎么让包括卡奥斯在内的平台尽快赋能青岛工业发展,就急需青岛提供具备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这也关系着青岛诸多中小企业的发展前景。因为在传统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疫情显著冲击外贸需求的情况下,依托工业互联网孕育出的新模式、新业态,是中小企业准确把握市场需求、密切上下游合作、在产业链中精准“卡位”、提升产品及服务附加值的一条“捷径”,这条“捷径”目前依旧“地广人稀”。

  “押宝”工业互联网、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过程,其实也是青岛企业转型升级和赋能的过程。如果当下的青岛能迎难而解这个难题,那么,拥有丰厚制造业基础的青岛,完全有机会做成全球最大、最好的工业互联网之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